針扎指甲、揪頭髮撞牆、踩斷鎖骨……9歲女孩童童在北京農村國學班被虐事件,引發社會各方關註,也揭開了國學班亂象的冰山一角。記者調查發現,少兒國學培訓概念火熱,“作坊”式國學班遍地開花,然而它們大多游離於監管視野,缺乏辦學資質、教育質量堪憂。專家建議,對無序發展的少兒國學班市場需加強監管。
  亂象1:孩子被打絕非個例
  在童童被虐之前,媒體不斷報過“國學班”孩子被打情況。
  2013年10月,家住北京亦莊的肖女士每月花費6000元,將兒子樂樂(化名)送進朝陽區“海印蒙學”國學私塾學習傳統文化。私塾的“先生”張利民自稱國學造詣很高,樂樂受到的“國學教育方法”也與童童有相似之處。
  樂樂被送進私塾後,實行全封閉式教學,為給孩子“化性”,三個月不能接也不能看。三個月後,肖女士想接孩子回來一天,但被拒絕。“我越想越不對勁,直接去私塾把樂樂強行接走了”。回家後肖女士發現樂樂腰部有傷痕。“他說這是先生讓兩個大孩子管教他時摔傷的。”樂樂還告訴媽媽,先生讓他趴在床上,用戒尺打屁股,如果敢喊疼,就專門打傷口,會更疼。
  亂象2:無資質、亂要價
  隨後,肖女士發現這家私塾根本沒有辦學資質,事發之後教育等多個部門對該私塾進行了處理。
  這背後對應的,正是一些所謂的“國學班”,更像是個“坑蒙班”。無資質辦學現象普遍。當記者問到“博古少兒國學”班是否有辦學資質,接待記者的老師生氣地說:“我們有營業執照,你若是不相信我就不要學。”位於順義區的“三畏書院國學班”組織者黃先生則坦言,沒有辦學資質,“就是在教自家孩子時想普及國學文化”;“太和文思國際經文(兒童)書院”名譽院長劉兆基也表示,自己辦的是教育咨詢機構,不需要向教育部門申請資格證。
  噱頭光鮮,漫天要價。國學培訓班往往打著大師旗號,收費不菲。劉兆基表示,太和文思的國學班收費是每月7500元,並且“只是目前的標價”,隨著未來教育資源的完善,收費將提高到1.5萬元。
  亂象3:英語也成了講學內容
  記者發現,許多國學班教學內容五花八門,師資無標準。在博古培訓班,老師的教學方法主要是帶領孩子認字、閱讀、背誦。在一些教育機構,英語也成了國學班的講學內容。
  另外,許多教授國學的老師都無專業背景。“我原來是學建築的。從2003年給我兒子補習國學開始備課,培訓機構的老師大多是自學的。”博古培訓班的老師常華告訴記者,學校就她一位老師,18門課程都是她來上。
  亂象4:沒標準加盟很簡單
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大部分選擇讀私塾的家長對國學有相當好的印象,非常容易相信地把孩子送去。因為缺少教育部門的直接管理和監督,已經讓許多國學班的“純粹文化”大打折扣。許多人以國學之名招生賺取學費、有人以國學之名作為“保護傘”行不法之事。
  除了各種國學招生信息以外,開國學班也可以加盟,只要有辦公地點,想要加入有點名氣的連鎖國學班也並非難事。
  日前,記者咨詢了一家名叫小夫子國學館的連鎖機構,工作人員孫先生介紹,如果想加盟其公司,需要加盟者自行到工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,然後公司會提供教師的培訓工作,至於教師的招聘公司也會幫忙在網上招聘,而所聘用的老師不一定非要有教師資格證,“主要看國學水平”。綜合新華社、《法制晚報》等  (原標題:亂象叢生,國學班變身“坑蒙班”)
創作者介紹

後背包

tt77ttcd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