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梁新慧/文
  記者 邱琦/圖
  繁忙的汴河、熱鬧的街市、林立的商鋪、稠密的人煙……通過風俗長捲《清明上河圖》,後世看到了1000年前北宋東京城的世俗與繁華。
  2月17日,2014年全省文物工作會議在鄭州召開,省文物局局長陳愛蘭接受東方今報記者專訪時說,今年,我省文物系統將繼續做好北宋東京城考古發掘工作。他還透露,大運河和絲綢之路的申遺工作也進入了關鍵階段。
  我省將繼續“北宋東京城”發掘工作
  “今年要做好欒川孫家洞舊石器時代遺址、靈井‘許昌人’遺址、舞陽賈湖遺址、北宋東京城遺址、汝州張公巷窯址等考古發掘與研究工作。”陳愛蘭說,這些重大考古發掘項目,均為經過國家文物局批准的主動發掘項目,意義重大。
  “開封城,城摞城,地下埋有6座城”。七朝古都開封是一座因黃河而生的奇特城市,歷次黃河水患使開封戰國至清代2000多年間的6座古城池深深淤埋於地面之下,這在我國城市發展史上絕無僅有,在世界文明史上獨一無二。 而北宋東京城遺址便是其中之一,該遺址早在1988年被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  “北宋東京城的獨特之處,就在於整個城市遺址都在地下,距離現在的地面還有7至13米。”陳愛蘭說,要想更多地揭示、探尋當時的城市狀況以及當時的社會生活狀況,並對其進行學術研究,考古發掘是一個重要途徑。
  “排水”成北宋東京城考古發掘難點
  據悉,開封東京城的考古發掘工作,始於1981年。
  1981年春,開封市園林部門在潘湖湖底清理淤泥過程中,意外發現了明周王府和北宋皇宮遺址的部分遺跡,從而揭開了北宋東京城考古的帷幕。之後,經過考古工作者20多年的艱辛努力,已相繼調查、勘探和發掘了北宋東京外城、內城、皇城三道城牆和城牆上的部分城門。其中,對於外界頗為關註的皇城,經考古勘探發現,皇城淤沒於潘、楊湖一帶,周長近2500米,與史載“大內據闕城之西北,周回五里”基本吻合。在皇城的前半部中軸線上,發現東西寬約80米、南北最大進60多米,殘留6米左右的宋宮正殿——大慶殿的建築台基,其位置、規模、深度及出土遺物,均與文獻記載相符。
  與此同時,還發現了古州橋、金明池、汴河、蔡河、御街等大批重要遺址,這為研究北宋東京城的起源、發展、鼎盛、衰落特別是東京城的佈局,提供了極其珍貴的考古資料。
  “對北宋東京城的考古發掘和研究工作,是一項持續性工程,20多年來從沒有間斷過。”談及考古發掘工作的難點,陳愛蘭透露,開封地勢低,地下水豐富,這是考古工作者遇到的最大難題。
  大運河和絲綢之路申遺工作進入關鍵階段
  目前,我省擁有洛陽龍門石窟、安陽殷墟和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三項世界文化遺產。今年,這一數字有望實現新突破。
  陳愛蘭說,今年,大運河、絲綢之路將提交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審議,目前申遺工作已經進入最為關鍵的階段。這是我國同時進行的兩項重大文化遺產保護工程,牽扯眾多省份,而我省是全國唯一同時承擔這兩項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任務的省份。
  據悉,大運河河南段包括洛陽含嘉倉遺址、洛陽回洛倉遺址、通濟渠鄭州段、通濟渠商丘南關段、通濟渠商丘夏邑段、永濟渠滑縣浚縣段、浚縣黎陽倉遺址;絲綢之路河南段包括漢魏洛陽故城遺址、隋唐洛陽城定鼎門遺址、新安縣漢函谷關遺址、陝縣崤函古道石壕段遺址。
  “目前,我們已經完成了這11個申遺項目的本體保護、陳列展示、環境整治等相關工作,力爭將大運河、絲綢之路河南段打造成為保護文物、惠及民生、展示形象的生態、文化、旅游線路,實現我省世界文化遺產工作的新突破。”陳愛蘭說。
  (原標題:我省有望擁第四項“世界文化遺產”)
創作者介紹

後背包

tt77ttcd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